成人彩妆 儿童教育
咨询热线:

073122510759

联系我们 CONTACT
湖南梦翔教育培训有限公司
咨询热线:0731-22510759
招生热线:18673377999
成人彩咨询热线
18373199325(宁宁老师)
联系地址:株洲市王府井中央一号A座1801 85℃左边电梯直达(王府井中心)
注册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芦淞区新华西路999号中央商业广场1栋1801号

教育资讯

分享丨有见识的父母不会怕向孩子认错

作者: 百度文库 来源: 百度文库 时间:2017年06月22日
  其实,中国父母对孩子最难说出口的,不是“我爱你”,而是“我错了”。
  刚出来工作的时候,借住在表姐家,她的女儿当时读小学六年级,成绩很是优异。记得当时说到教育问题,她说要跟孩子做朋友,要民主、平等共处,否则孩子有什么都不愿意跟她说,那就糟糕了。我一度很是惊讶表姐对亲子关系的处理态度,觉得小外甥女真幸福云云。
  一个周末,她在厨房准备午餐,她女儿在做作业,中途孩子出来大厅的书柜拿本参考书,这时候忽然起风,房门被大风一吹,“砰”的一声关起来了,这一下把咱们三都吓了一跳,表姐从厨房走出来,看到门前的孩子,估摸也有最近不顺心的缘故,对着孩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,说她关门不轻点,那么粗鲁,不爱惜家里的东西之类。孩子一脸的委屈,眼泪啪嗒啪嗒就流下来了,我忙给表姐解释,知道了真相的她表情很不自然,看着孩子欲言又止,最后只说了句让孩子别哭了,回去写作业的话。
  说好的朋友呢?说好的平等呢?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道歉吗亲爱的?
  后来有一次她略略提到这件事,她说她当时其实是想说句“对不起,错怪了你”的,明知道自己做得不对,但那时候她就是觉得向孩子道歉会很没面子,其实事后她已经后悔了,然而还是开不了口啊。
  “你竟然就为了这个虚无的“面子问题”做出了这个伤害孩子弱小心灵的举动啊!”这句话我当时几乎是脱口而出的。
  父母在孩子面前认错,面子就真的丢掉了吗?
  杨澜提到一件事:有一次自己和先生吵得不可开交。本来夫妻吵架,应该在独处时解决。但他们当时气上头,忽略了在场的孩子。孩子躲在一个角落里,看着父母狂风暴雨式的骂战,心跳得要快要冲出身体,眼神里充满恐惧。
  吵完之后,杨澜知道孩子伤害极深,于是夫妻两人来到孩子的房间,几乎是半跪着对孩子说:“爸爸妈妈刚才做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,我们在你面前争吵,而且还用了许多不雅的话,真对不起,请你原谅我们。我们想跟你说,大人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很愚蠢的事。第一,爸爸妈妈彼此之间还是相爱的,只是刚才意见分歧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执。第二,爸爸妈妈永远爱你,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惊吓和伤害。”
  而过后,孩子也平静了下来,接受了父母的道歉,心里的疙瘩得到了即时的平复。
  父母做错,向孩子道歉,这不仅不是在戕害父母的威严,相反,这是把父母的威严转化为真正的温情。父母和孩子之间建立起了如朋友一样的纽带,孩子从内心觉得父母尊重自己,将自己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看待,而不仅仅是父母的附属。
  一个勇于承认错误、探索新的谈话起点的父母,远比固执、专横的父母要可爱得多。
  中国着名诗人闻一多有五个孩子,由于自己平常忙于工作,心力交瘁之余对孩子的管教多用打骂的方式进行。他的次子闻立雕小时候十分调皮,在学校无心学习,回到家里也不喜欢做作业,经常要被父亲拿鞋底子抽。因此,父亲的追赶、孩子的嚷叫、母亲的劝说,成了这一家人生活的“家常便饭”。
  有一次闻一多要起草一个声明,几个孩子还是自顾自地玩耍打闹,让父亲根本没能静下心来。闻一多一急,打了小女儿两下。闻立雕二话不说,冲进父亲的房间吼道:爸,你是讲民主的,怎么在家不讲民主呢?你怎么动手打人呢?
  闻一多一愣,沉思良久以后,对儿子说:“我错了,不该打小妹。我小时候父母就是这样管教我的,所以我也用这样的办法来对待你们。希望你们记住,将来不要用这样的方法对待你们自己的孩子。”
  从此闻一多再也没打过孩子,几个孩子知道父亲的苦处,也更理解父亲的追求。闻立雕后来回忆自己的父亲:他服从真理,追求真理,在真理面前敢于承认错误,甚至于献出自己的生命。
  孩子不会觉得父母认错了就会矮人一等,相反,这样的父母才更能敞开心胸,与孩子进行对话,让孩子了解自己,让孩子发自内心真诚地尊重。而这样的教导,才更让孩子信服。
  父母认错,给自己、给孩子都是一种思维训练。
  因为要认错,首先就是“认账”;而认账,是弄清哪些是对的,哪些是错的,这叫“真伪判断”,是对事实最基本的分析。
  在弄清楚了真伪之后,孩子心里有数,家长就可以引导孩子做出比较稳当的“道德判断”和“价值判断”:犯这个错误的人,他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;需不需要受到惩罚;该怎样弥补这个错误……父母认错及时、引导得当,孩子学会分清事实的能力,从而分清对错。以后孩子做事,就不会拖泥带水,长成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。
  如果父母拒不认错,直接跳过事实,叫孩子不要挑战他的权威,甚至直接就来“阶级判断”:孩子也只能学会凡事先做“阶级判断”:父母是对的,我是错的;我是对的,别人是错的;领导是对的,平民是错的……一旦这样的价值观建立起来了,孩子就容易变成对人不对事的“糊涂虫”,甚至心理扭曲,固执己见,做什么事都大概不会成功。
  董卿曾经也因为自己爸爸的严厉教育,倍感身心压抑。她的爸爸甚至不准她照镜子,理由就是:马铃薯再打扮还是个土豆,你每天花在照镜子上的时间还不如多看书!
  她大一的时候,父亲破天荒邀请一家三口下馆子,席间,父亲突然举起酒杯说:“我敬你一杯吧,我跟你道个歉。我想了想,这么多年,我对你有很多方式不对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  每次谈起这件往事,董卿都要泪奔。
  其实多少父母和董卿的父亲一样,对孩子管教容易、打骂容易、疼爱容易,哪怕说句“我爱你”也容易,但却难以说出那句“我错了”。像董卿的父亲,这一句道歉就来得很晚。
  承认“我错了”,不仅需要勇气,还需要认识到自己的灵魂和孩子的灵魂都是平等的存在,不会因为父母身份的加持就自动变得优越。
  其实,在错误面前低头的父母,就是孩子生命中最伟大的存在。因为父母的良好榜样,使孩子也自然长成明辨是非、三观温良的善人。